????西北邊境。.kingho.

????終于又一個饑餓的日子熬過去了,按照趙德亮將軍的說法,今日便是西陜省府將糧草運到的日子,眾將士都苦苦盼著這一天,早早地就從營帳里三三倆倆的走出來,說是要守衛營帳,其實不過就是盡早能看到糧草的蹤影。

????“柱子,你說今日西陜府的糧草能送到嗎?”

????坐在火堆旁,只顧著往火堆上添著柴火的安布柱揉了揉被白煙迷住的眼睛,聽到南河同鄉楊斧頭的話,撇了撇嘴巴,眼睛里酸脹的淚水不受控制的往外流,嘶啞著喉嚨反問道,“你問我,我問誰!”

????見楊斧頭神情無聊的拿著柴木敲打著身前的木塊,安布柱好心補充安慰道,“不過你也不必擔心,前日趙將軍不是說了嗎,今日西陜府就能將糧草押送過來,趙將軍說的話,不會有錯的。”

????“梆!”

????狠狠地將手中的柴木摔在地上,楊斧頭瞧了一眼火堆上架著的鐵盆,盆里零星雙手可數的米粒,說是煮米粥,不過就是清湯水罷了。

????“趙將軍!我呸!”

????沖地上啐了一口吐沫,楊斧頭撇了一眼營帳中間位置的大帳,嘴里不耐煩罵道,“就他嘴里說的話,什么算過數!”

????“來這里的路上,本來說得好好的,讓我們吃飽喝足再去打一場痛痛快快的仗,而且還保證絕對不會死人,說是白撈的功勞!”

????“可是現在呢,特娘的,別說是功勞了,現在連肚子都填不飽,再照著現在的情況繼續下去,說不定啥時候我們就得被餓死在西北邊境,到時候連個給我門收尸的人都沒有!”

????看到另外一旁火堆的人朝自己這邊看過來,安布柱用肩頭撞了撞楊斧頭的肩膀,輕聲提醒道,“好了好了,以后吶,像這種話可一定不要再說了,若不然被將軍聽到了,說不定會怎么拿軍規收拾你呢,到時候我可幫不上你。”

????“怎么?”

????楊斧頭好像正在氣頭上,完全不聽安布柱的勸告,氣吼吼道,“他老小子做事不厚道,還不行我們在后面議論議論啊!他管天管地,還要關老子拉屎放屁不成!”

????“夠了啊!”

????警告了楊斧頭一聲,看著鐵盆里水煮開了,安布柱從一旁的地上抄起裝著野菜的碗,將野菜小心翼翼的放進了鍋里。

????“今天不管那西陜府的糧草到不到,至少咱倆一大早便去后山弄的這些野菜也能讓我們倆吃頓飽的。”

????又靜等了一會兒,鍋里的水再次沸騰了起來,安布柱臉上一喜,拿著木筷子攪拌了幾下,沖著一旁的楊斧頭笑呵呵道,“斧頭,趕緊的,把你碗遞給我。”

????楊斧頭下意識的拿起自己的碗,正在準備遞給安布柱的時候頓了頓,看著安布柱道,“柱子,你先盛自己的,想吃多少吃多少,別管我。”

????“你什么時候這么啰嗦了!婆婆媽媽的,一點兒也不像以前的斧頭。”

????沒好氣的瞪了楊斧頭一眼,在楊斧頭訕訕的臉色中搶過他的碗,將鐵盆里的野菜還有米粒都一大半都盛到了他的碗中。

????“給,你先吃著,若是還吃不飽,等一會兒咱們再去后山轉一圈,若是運氣好一些,說不定還能逮到一些獵物也說不定。”

????看著安布柱遞給自己的碗,楊斧頭感動的熱淚盈眶,心中涌起層層漣漪,聲音帶著一些哽咽之聲,“柱子哥”

????看他這番激動,安布柱呵呵笑了笑,沖他笑了笑,催促道,“好了,趕緊吃吧,一會兒涼了野菜的味道就不好吃了。”

????“嗯”

????“喲,你們吃的倒是挺豐盛的嗎?”

????看到楊斧頭碗里滿滿的一碗青色野菜,身著淡藍色鎧甲,內著白色衣衫的幾個衛兵走了過來,在楊斧頭不注意的情況下,一把搶過了他手中的碗。

????“拿過來吧你。”<b
駙馬乃紅顏推薦閱讀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