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紅塵小說網 www.dyluhz.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康寧七年十一月,回到京城的大長公主齊碧婉,并沒有成功勸說劉季停止謀反,反而與皇帝一樣,被劉季囚禁在宮中。

    康寧七年十二月,盧召王齊佑,以清君側的名義,帶兵進京城,圍剿京城。京城一時之間成為鐵通一般,沒有一人可以出城。劉季足足挺了一個多月,終于再也堅持不住城中無糧,城外無援的壓力,準備在新年的正月初八出城投降。

    然而,正月初七那天,定國侯兼虞國大司馬掌管的軍隊突然襲入京城,以親王隨意帶兵入京為由,將盧召王齊佑的兵馬包圍住。領兵的是一直駐扎在邊疆的大將軍田慎,一直以來,他都是曲臨江最信任的將軍。而他的手中,持有曲臨江的調兵虎符。

    田慎所帶兵馬足有十萬,而齊佑,多面來苦心經營,費盡心機,兵馬才不過兩萬而已。而且,齊佑的兵也無法同常年駐守邊關的鐵血兵士相比,很快便被田慎打敗。

    “看來是天意,注定我無法登頂。”齊佑苦笑看著前方一片慘淡的戰況,一直跟隨在他身邊的洛熙和夕朝都已經死了,如今,他身邊除了幾十個近身侍衛,已經沒有可用之人。

    他看著帶兵圍過來的田慎,別有深意道:“曲臨江的虎符一直都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你是怎么拿到的?”

    話音一落,田慎的兵中忽然打開一道口子,齊佑一愣,季長清一身雪白長裙,宛若一朵雪山之巔盛開的清雅雪蓮,從濃黑的戰場中悄然綻開。緊接著,趙仁義也出現在她身后。

    齊佑眸色幽深,抿抿唇,淡淡道:“原來是你拿了虎符,你不怕你師傅”

    “我師父早就被你殺了,”季長清漠然的打斷齊佑的話,神色平靜淡定,眼中沒有波瀾,“你恐怕沒有料到,師傅他臨行前在家中留下一封信,信中交代他要做的事,和有可能遭遇的后。師兄一回到靖州的家中便已發現,師傅久未歸家,師兄便到盧召去尋找,卻遇上了我。得知這一切的時候,我便知道,師傅其實已經死在你手中了。”

    齊佑訝然,忽然沉沉一嘆:“果然是命,”他忽然笑了笑,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水光瀲滟的看向季長清,說道:“季長清,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

    “你說。”

    “我喜歡你。”他頓了一下:“但我知道,你還是會殺了我,來吧,我不反抗。”說罷,他扔下手中的長劍,閉上眼睛,從容就死。

    季長清頓了頓,平靜的面上似乎微微有些波瀾,但最終,還是抽出長劍,走到齊佑面前,低聲道:“齊佑,我同情你的身世,哪怕你是之前導致我錯殺父親的罪魁禍首,我都可以不殺你,可是,你不該殺了他。”話音一落,手中長劍陡然一轉,一陣白光蒼然掠過,齊佑的人頭便骨碌碌滾落在地。

    齊佑死后,田慎帶兵直接沖入皇城,將劉季擒住,救出皇帝和大長公主。這一場皇權政變,最終,以皇帝重新奪回皇位,清剿叛賊而告終。

    劉季被滿門抄斬,滅九族。跟隨劉季的季帆,也因此受到牽,被皇帝斬首。但考慮到季長清救駕有功,便不牽連季家。

    盧召封地收歸皇帝直屬,并委派了新的刺史掌管。

    曲臨江被追封為振國神君侯,又加封江臨親王之銜,配享太廟殊榮。

    冬日冷風颯颯,皇城的官道寬闊而平整,季長清和趙仁義,分別騎在馬背,并肩而立。季長清轉頭對趙仁義道:“師兄,你今后有何打算?”

    趙仁義看向一身白衣勝雪的季長清,她的眉目清秀雅致,目光清澈明亮,雖是凜冽寒冬,卻透出一股寧靜淡泊之氣,仿佛看透時間一切的安然。趙仁義忽然覺得,現在的季長清很像一個人,那個人也是永遠的平和寧靜,淡泊悠遠,仿佛世間的一切都不放在眼里心里。

    “我想回靖州,師傅生前一直喜歡住在山上,說余生要在那里安度晚年,”他憨厚一笑:“我沒別的志向,也不喜歡外面的復雜世界,只愿余生在那里安然度過。”

    “也好,”季長清微微點了點頭,聲音帶著無限暖意的說道:“我想到處走走,就先不回去了,師兄保重,我們就此別過吧。”

    趙仁義道:“保重。”

    轉頭的時候,季長清眼中終于多了一抹隱約的落寞。她皺了皺眉,忍住眼中快要落下的淚水,又快速側頭看了一眼京城城墻之上的一抹明黃身影和一抹淺紫身影,用力一揮馬鞭,馬兒便撒開四蹄,沿著寬闊的青石板路,朝遠方飛馳而去。而趙仁義,則大馬朝相反的方向奔去。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從今后,沒有了曲臨江的季長清,只能四海為家,孤身漂泊。

章節目錄[Enter]

非關風月又關卿曲臨江季長清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紅塵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渭城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渭城并收藏非關風月又關卿曲臨江季長清最新章節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